金针菇菇

吉言守护

【宿伞之魂】 鬼界扛把子

·宿伞之魂
·沙雕文风
·小白小黑属于大家ooc属于我
·菇菇觉得没有毛病,张嘴吃糖

全地府的人都知道谢必安和范无咎是亲兄弟,除了长相一模一样之外,其他地方没有一处相似。
谢必安是全地府公认的最优雅最温柔的鬼差,除了优雅还是优雅。
范无咎则是公认的冰山,几乎没有人看到他笑过。说是冰山,也可以说是火山,他的脾气算是很暴躁的,性子急,除了哥哥能安抚下来,有生之年就没人了。

【关于做噩梦】
范无咎总是会做噩梦,因此谢必安没回要休息的时候总会在他房间桌子上放一杯牛奶。
范无咎不喜欢喝牛奶,他认为这样一点用也没有,噩梦还是会做的,并且他自己也不喜欢牛奶的味道。
但是哥哥说如果不听话会被丢到海里。
当然他一点也不相信他哥哥的哄骗,不过为了不让哥哥的好心被当鱼肝肺,他没晚都会喝光并且白天洗干净重新放回哥哥房间。
慢慢的这件事已经被两人养成习惯。

却了一天鬼魂两人已经很累了,对对方道安之后回到房间准备休息了。
范无咎还是像往常一样喝完牛奶才入睡。

夜间,他梦见汪洋将他吞噬,等到他快窒息的时候,哥哥依旧没来救他。

“不,不……”
他再一次被噩梦惊醒。
双眼猛地睁开,看见的是漆黑的天,透进一丝幽蓝的月光。
范无咎坐起身,带着朦胧的睡意下了床,打开房门来到谢必安房间门前。
谢必安对他说过,如果做了噩梦就到谢必安房间找他。
范无咎清楚哥哥休息时会把门锁上。
敲门的动作直到房间里有动静才停下,谢必安知道是范无咎来找他了。
谢必安眼神温柔,手抚上范无咎的脸,贴心的擦掉他被噩梦吓出的冷汗,并把额头前的碎发别在他耳后。
“无咎,又做噩梦了?”
“嗯。”
“那进来吧。”
到床上后,范无咎总是喜欢把头埋在哥哥怀里,他认为这样有安全感,又是最舒服的姿势。谢必安没有拒绝这个动作,并且理解为弟弟在对他撒娇。手总会放在范无咎的腰身上,另一只手则放在范无咎的脑后,为他理了理黑中带白的长发。
“无咎,这周第三次了。”
谢必安看着弟弟的睡颜。
“是哥哥说做了噩梦来找你的。”
范无咎闭着眼回答。
自家弟弟依旧是那么认真那么听话那么可爱啊。谢必安想着。

隔天一大早,小鬼差就被阎王派来喊黑白两人去找阎王,听说是有急事。
当小鬼差推门进房想叫范无咎起床的时候发现床上空无一人。
完了出大事了。
“啊啊啊啊啊!!!!八爷不见了啊啊!!!!!!”
当小鬼差还在想着七爷会不会难过死掉的时候,熟悉的声音传入了耳中。
“他在我床上你别叫了,再叫舌头给你割掉。”
这声音是从七爷房间里传来的吧。
七爷说的好像哪里不对。
八爷为什么会在七爷床上。
诶???????
——————

你吃哪一位攻我不在乎我两位都吃。

感谢宝贝儿们阅读到这里。♥